徐岁宁陈律

第一千七百三六章 阵斩敌将

2天前 作者:公子許

一时间长矛刺入战马躯体的声音、弯刀割断脖颈的声音、兵卒被战马巨大冲击力撞飞的声音……甚嚣尘上,沸反盈天,震耳欲聋。

凭借着主动攻击的优势,一时间噶尔部落军队的阵列被撞得四分五裂,无数战士甫一接阵便被撞死,鲜血迸溅惨叫连连,伤亡惨重。勃论赞刃不管这些无论是“庸”也好、“扬更”也罢,甚至更低等级的“宁更”和“温末”,说到底都是噶尔家族的奴隶而已,对于部落的统治者来说,只要死的有

价值那么再多的奴隶都可以去死。

他鹰隼一样的目光从敌人接近的那一刻便在搜寻勒布杰的方位,然后发现目标、锁定,对左右卫兵大喝一声:“护我侧翼!”

而后驱动战马向着勒布杰杀去,手中钉头锤举起挥下,一个戴着铁盔的敌兵被砸的铁盔崩碎脑浆迸裂,尸体破布袋一般歪倒在地。

钉头锤,专破盔甲!吐蕃因为冶铁技术极其原始,生产的铁器不仅稀少且品质低劣,要么硬而脆、要么软而钝,更不可能将铁料大规模使用在甲胄上,吐蕃军中但凡能够戴上一

顶铁盔、穿上一副铁甲都是将校级别。钉头锤这种奇门兵刃对付普通兵卒有些费力不讨好,但对于甲胄却有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尖顶的一头可以凿穿甲胄,锤子的一头更可以隔着甲胄震伤敌人

脏腑。

所以勃论赞刃在战场上素来充当先锋,不以杀人多少论功绩,作用在斩将夺旗!身边卫兵也都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彼此之间履历战阵、配合默契,数十人组成一个巨大的锋矢阵,勃论赞刃充当“箭头”,其余人护住他左右两翼让他可以

心无旁骛的极力冲锋,攻城凿一样破开吐蕃人的骑兵阵列,向着勒布杰冲杀而去。

勃论赞刃心中明白,此战己方不仅兵力处于劣势,战力也比不上对方的精锐,想要取胜唯有一个途径,那就是阵斩勒布杰!

只要勒布杰一死再是精锐的部队也会马上崩溃。勒布杰手中铁矛上下翻飞、奋力冲杀,鲜血喷溅在身上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成了“血人”,鲜血刺激他骨子里的好战属性,愈发兴奋战栗,两只眼睛都红了,远远见到一人挥舞着一把奇门兵刃冲杀过来,所过之处吐蕃兵卒好似秋日的青稞一般倒伏于地、无人能挡,顿时凶性大发,顾不得己方已经稳操胜券,“哇呀呀”怪

叫着挥舞铁矛迎头杀去。

左右亲兵不敢阻挡,这个时候的勒布杰已经处于“失控”状态,身体机能大幅提升的同时也理智全失,谁敢阻拦,下一刻或许就会被勒布杰亲手斩杀。

两人皆是战场上勇猛无俦的无双猛将,此刻双向奔赴,夹在中间的双方兵卒极为默契犹如潮水一般闪开两侧让出一条通道。

两匹战马打着响鼻四蹄腾飞闪电一般冲向彼此,一瞬间便短兵相接。勒布杰大叫一声,手中铁矛毫无花俏的直刺勃论赞刃心窝,即便后者身上穿着一身明显来自于大唐的山文甲,他也有信心一矛刺碎其护心镜,将其捅个对穿

。而勃论赞刃更猛,对于刺向自己心窝的铁矛视如不见、不闪不避,高高举起自己的钉头锤借助战马的冲力猛地向对方脑袋砸过去,休说勒布杰头上的铁盔质

量极差,就算是顶着一个铁疙瘩也得被这一锤砸扁!

双方兵卒目瞪口呆,这二位果然不愧是无双猛将,一上来就是同归于尽、玉石俱焚的打法,简直猛到了极点……

然而这两人能够走到如今的位置,又岂是仅仅凭借家世就能办到呢?

真正有勇无谋之人,在战场之上绝对活不长。

所以两人看似毫无保留、玉石俱焚的全力一击,在劲力用尽的时候却各有变化。

勃论赞刃等到长矛及身上身微微一侧,使得矛尖刺中护心镜的时候出现一个偏差的角度,矛尖不受力从护心镜上划过。勒布杰则应对的更为简单,胯下战马乃吐蕃良驹,他双腿一夹马腹,战马与他心意相通,后腿猛地用力一蹬硬生生向前窜出一尺,兜头砸来的钉头锤顿时落

空。

看似倾尽全力殊死一搏的招式无功而返,两马错镫而过,战马惯性奔出去数丈远,又各自勒马转身,再度催动战马冲锋。勒布杰不慌不忙迎面而上,还有余光观察一下战场见到自己麾下兵卒正将对方阵列冲得七零八落、稳操胜券,愈发从容不迫,冲刺途中照样挥矛刺出,但心

里已经拟定了稍后的变化。然而就在他将铁矛刺出的同时,对面奔袭而来的勃论赞刃忽然大叫一声,整个人从马背之上向左侧跃出,战马则向右侧拐弯,勒布杰眼瞅着自己就将要从对

方人马之间的空隙穿过,顿时大惊失色。

马战看似笨拙,一个回合只能接招一下,但正因如此交战双方的反应受到极大限制,稍有疏忽便要落败。

而现在目标忽然消失,挥出的铁矛没了方向,主动权在这一刻完全丧失……

落地的勃论赞刃在惯性之下翻滚了两圈卸力,正好勒布杰的战马杀到眼前,想也不想蹲在地上握着钉头锤在距离地面两尺高的位置一个横扫千军挥舞过去。

“啪”一声轻响,战马两条前腿被齐齐扫断。“希律律”战马仰头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庞大的身躯失去平衡一头栽倒在地,马背上的勒布杰被巨大的惯性甩出去,但一只脚在马镫之中未能挣脱,整

个人被战马带着在地上滑行出去压在身下,摔得七荤八素、鼻青脸肿。

战马死死压住他的一条腿,导致他非但不能起身,连翻身都不能。

所有人都被这忽如其来的一幕弄得震惊失神。

蹲在地上的勃论赞刃猎豹一样窜到倒地的勒布杰身边,举起钉头锤锤子朝下,狠狠的砸下去。

砰!

正中勒布杰前胸,胸甲被砸的凹下去一块,勒布杰惨叫一声,伸手想要将掉在不远处的铁矛捞起,但手够不到,只能徒劳。

砰!

又是一锤砸下,勒布杰口鼻喷血。

砰!

这一锤下去,勒布杰四肢抽搐,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勒布杰的亲兵疯了一般冲上前来试图将勃论赞刃击杀为主将报仇,而勃论赞刃的亲兵也冲上去努力将其围在中间予以保护,双方混战一处。人群当中的勃论赞刃几步来到奄奄一息口鼻之中喷着血沫的勒布杰身前,伸手想要拽下腰间的匕首却拽了个空,这才想起匕首已经送给兄长,四周看了一眼

从一个战死的兵卒手中拽过一柄横刀,手起刀落将尚未咽气的勒布杰脖颈砍断,鲜血喷涌,但脖颈未断。

再来一刀,身首异处,上前拽掉铁盔,用手抓着头发挽了两下,站起身将勒布杰的首级高高举起,大叫:“勒布杰已死,汝等还不速速投降?”

噶尔军队士气大振,齐齐大呼:“还不投降!还不投降!”原本胜券在握的吐蕃兵卒见到主将战死且被割了首级,士气瞬间崩溃,无心恋战,一些兵卒丢掉兵刃跪在地上投降,一些兵卒则调转马头打马狂奔,迅速脱

离战场逃得不知去向。

一场必然的大胜,却因为主将冒险与对方决斗惨败身死而导致一败涂地……

噶尔家族的兵卒挥舞着兵刃振臂高呼:“万胜!万胜!万胜!”

士气高昂、声震四野。

一场大败却因为勃论赞刃勇猛无双阵斩勒布杰而反败为胜,可以说这场仗完全是勃论赞刃力挽狂澜、只手擎天,威望在一瞬间臻达前所未有的巅峰。

道一句“战神”绝不为过!

勃论赞刃将勒布杰的首级丢给身边亲兵:“处理一下快马送回伏俟城,给父亲道贺!”

“喏!”亲兵接过首级离开,现在是夏日要用石灰或者草药处置一下,否则未等送回伏俟城就腐烂了,到时候一个臭烘烘生满蛆虫的首级放在禄东赞面前,场面不大

好看……勃论赞刃看着那些跪地乞降的吐蕃兵卒,大声道:“勒布杰战死,按照吐蕃的规矩你们这些人就算逃回去也要被殉葬,如果投降噶尔部落则对汝等一视同仁,

如何取舍,速速决定。”

“只求将军仁慈,不将吾等之名字公之于众,自然愿意归顺。”

如果被赤桑杨顿知道他们在勒布杰战死之后投降噶尔部落,那么他们的亲族就将遭受最为残忍的酷刑,被折磨得支离破碎之后给勒布杰陪葬。

可若是噶尔家族不将他们的名字外泄,那么赤桑杨顿就无从得知他们这些人谁战死、谁投降,他们的亲族就可以得到保全,甚至有可能得到丰厚的抚恤……

勃论赞刃大手一挥,意气风发:“噶尔家族对待俘虏最是宽厚,只要汝等死心塌地效忠于我,自然如你们所愿。”

这些人回去吐蕃之后必死无疑,还要牵联亲族,与其到处流浪成为匪盗还不如老老实实加入噶尔部族,从此隐姓埋名重新开始一段人生。

安抚了俘虏,派遣一队兵卒将其押送回伏俟城,勃论赞刃整顿军队,派出斥候,向着那录驿进发。想来这个时候兄长也应当抵达那录驿所在的鄂拉山口了,待到兄弟会师、合兵一处,翻越鄂拉山兵锋直指逻些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