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陈律

尾声

2天前 作者:夜子莘

尾声

这天周末,姜吟临时接到一个拍摄项目,要去加个班。

尹遂公司里也有工作要处理,夫妻两个都起得早。

吃早饭时,尹黎昕和尹梨两个孩子还没起。

姜吟吃着手里的蟹黄包,朝楼上看一眼,跟尹遂道:“老公,你有没有觉得昕昕最近挺不对劲的?”

尹遂将剥好的鸡蛋放在姜吟跟前的碟子里,拿纸巾慢条斯理擦着手:“他什么时候对劲过?”

姜吟仔细想想也是,这孩子从小到大,一向走得就不是什么正常路线。

随着年龄慢慢增长,越来越不着调,带着一帮男孩子天天跟个小混混似的。

但是最近,他又有了好的变化。

姜吟凑过去说:“他昨晚上夜里十二点多,卧室的灯还亮着,我偷偷去看了一眼,你猜他在干嘛?”

尹遂抬起头,听到姜吟很不可思议的表情说:“好家伙,他在学习!”

尹遂听完有些意外,也朝着楼上的方向看一眼。

“今早上我问周姨,周姨说他很久之前就开始这样了,还让我哥家的以则给他做家教,帮他补课。”

姜吟感慨着,“以则确实经常来咱们家,跟昕昕俩人在卧室一待就是一整天,我之前都以为是打游戏呢,没想到居然在帮他补课哎!”

“昨天可是周六,居然在家里学了一天,还熬到深夜,你说他怎么突然就开窍了?”

姜吟想了一会儿,猜测,“会不会是马上高三,他有压力了?”

尹遂喝着碗里的粥,眼睑微垂,似在沉吟些什么。

这时尹黎昕打着哈欠从楼梯上下来,进餐厅,看到餐桌上的面包拿起来就啃。

姜吟看他一眼:“洗手了吗你就吃?”

尹黎昕指指自己的脸:“本少爷这么干净帅气的脸,像没洗过的吗?”

姜吟:“……”

他拉开椅子,大喇喇地坐下。

姜吟打量他一会儿,主动给他盛汤:“听周姨说你忙着学习呢,这就对了,学生就得有点学生的样子,别老跟人打架。”

说到打架,姜吟想起前阵子暑假里,这小子跟人打架,最后自己也躺进医院的事。

她凑过去看了眼他额角的伤:“愈合的差不多了,应该不会留疤。

以后再不知道分寸,我就让你爸把你赶出去。”

“知道了。”

尹黎昕捧着汤喝一口,“等着吧,见证奇迹的时刻,下次开家长会,您儿子一定是三好学生。”

吃的差不多了,看一眼时间,姜吟和尹遂两人一起离开。

出门前,又嘱咐他:“今天也别乱跑了,在家看着你妹妹。”

尹黎昕不屑地嗤了声:“那小鬼有什么好看,有周姨在呢,我没空。”

尹遂和姜吟离开没多久,尹梨就穿着睡裙散着头发下来了。

看到尹黎昕,凑过去:“哥哥,你今天有空没,哆啦A梦出新电影了,今天上映第一天,我想去看。”

尹黎昕懒懒道:“小孩子喜欢的东西,我可不感兴趣。”

尹梨瘪瘪嘴,周姨恰好过来给她盛饭,笑着道:“一会儿我带你去看。”

“还是周姨对我好!”

尹梨顿时眉开眼笑,朝尹黎昕做了个鬼脸,“谁稀罕你陪着。”

尹黎昕懒得理她,吃的差不多起身上楼。

在衣帽间挑挑拣拣半天,最后穿了件修身的黑色长款外套,又凑在镜子前十分认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最后满意地拿着书包从楼上下来。

尹梨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吃水果,看到他好奇地问:“哥哥,今天周末,你拿着书包去哪儿啊?”

“小孩管什么大人的事?

看你的哆啦A梦去吧。”

尹梨撇撇嘴:“你也没大到哪儿去,在学校还不是经常被叫家长?

我每次叫家长都是好事,你每次叫家长,都是坏事。”

“……”

尹黎昕打车去了郊外的北湖公园。

因为路上堵车,耽搁了十几分钟,他一下车就往公园里面狂奔。

假山后面的草地上,一个扎着马尾精致漂亮的女孩安静站着,不时往四周逡巡,好看的眉头紧蹙着,脸上似有不耐。

听到脚步声,她偏头看过去,沉着脸:“尹黎昕,你迟到了五分钟,你再晚来一分钟,本姑娘就直接走人了!”

尹黎昕拎着书包在肩上,大步而来,伸手在她发顶揉了把:“顾惜,求人帮你补课得有求人的态度,等几分钟怎么了?”

头发被他揉乱了,顾惜不满地抱住头:“尹少爷,你搞搞清楚,明明是你非求着要帮我补课的,可不是我求你。

再说,我闺蜜才是年级第一,有她在,我还用得着你吗?”

尹黎昕扬眉,倾身凑过去:“那你为什么来了?”

顾惜被问得一噎,舔了下唇:“你之前不是因为我跟人打架受伤了吗,我就当还你恩情的,勉为其难出来一下。”

“你说这个?”

尹黎昕指指额角的伤,啧啧两声,“顾惜,黎哥如果破相了,以后孤独终老怎么办?

你负不负责?”

顾惜神色微怔,踮起脚尖仔细看了看:“都快愈合了,你休想赖上我。”

她盘腿在草地上坐下,从书包里拿出习题:“不是要帮我讲题吗?”

尹黎昕跟着坐下来。

讲题的时候他变了副模样,还挺有那股认真的劲儿。

顾惜听完后对了下后面的答案,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真会啊?”

她都没指望他今天真给她讲题。

尹黎昕无比得意地靠坐在假山旁,两条大长腿交叠着:“黎哥可不是吹牛吹出来的。”

题讲完了,顾惜认真拿着演草纸自己重新做。

尹黎昕“嘶”了声,皱起眉头。

“你怎么了?”

顾惜偏头看过来,见尹黎昕扶着额头,有点痛苦地说,“大概是头上的伤没好,有点疼。”

顾惜有点着急了:“那我送你去医院吧。”

说着要把东西装起来,尹黎昕直接倒在她肩,闭上眼:“不用,我靠这里睡一会儿就好了,你继续学习吧。”

顾惜瞥一眼肩上的少年,脊背微僵了下:“你不会故意占我便宜吧?”

“真的疼。”

尹黎昕指指额头上的伤,“为你受的伤。”

顾惜:“……”

懒得搭理他,顾惜继续埋头学习。

觉得口渴,她单手从包里拿出粉色的水杯,叼着吸管喝了两口。

刚要盖上盖子,尹黎昕睁开眼:“我也渴了。”

顾惜看着自己的私人水杯,拒绝道:“那你自己去买水。”

尹黎昕赖着她:“头还晕着呢,走不动路。”

“那我去帮你买?”

“这附近又没小卖部,等你回来,我就渴死了。”

“……”

顾惜最后还是把自己的水杯给了他,但耳根莫名跟着红了。

这人一点点试探她的底线。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底线,一降再降。

有点烦躁,顾惜把书本装起来:“学的差不多了,我跟楚楚约好了晚点去看电影,我要走了。”

刚说完,她手机震了声。

顾惜点开,发现楚楚给她发了条微信:【惜惜,我有事不能去看电影了,你自己去吧】

顾惜皱眉,小声嘟囔一句:“居然放我鸽子,塑料姐妹!”

“人家不陪你去了?”

尹黎昕勾唇,“我陪你看电影怎么样?”

顾惜打量他一会儿,纠结:“估计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什么电影?”

“哆啦A梦系列的,动画片你肯定不喜欢,还是算了。”

顾惜提着书包站起来,“我还是改天约楚楚吧。”

“什么改天。”

尹黎昕跟上去,提起她的书包搭在肩上,“今天上映第一天,当然是今天去看更有意义。”

顾惜诧异地偏头:“你怎么知道今天上映?

原来你也喜欢哆啦A梦?”

“我不喜欢哆啦A梦。”

尹黎昕牵起唇角,在她耳畔轻声低喃,“我喜欢你。”

顾惜步子微顿,扭头时撞上那双带着几分桀骜的眼眸。

“顾惜。”

他弯腰凑过来,凝神看着她,“我从来不相信,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你不承认的话——”

他痞笑了声,玩世不恭道,“老子追你一辈子。”

他大步向前。

顾惜站在原地望着那抹瘦高的背影,一张脸红得发烫。

尹黎昕停下来,回头:“你杵着干嘛?

让我过去背你?”

“谁要你背!”

顾惜抚了抚莫名乱跳的心口,抬步跟上去。

两人到影院,尹黎昕去取了票:“距离开场还有半个小时,要不要喝点什么?”

顾惜摇摇头,指着柜台:“吃冰淇淋吧。”

今天周末,影院里人来人往。

尹黎昕正要过去买,一抬头,发现周姨牵着尹梨去了柜台前,排队买冰淇淋。

长莞这么多家影院,不至于这么巧吧?

见尹梨扭头四处张望,尹黎昕心头一跳,拉着顾惜的手推开安全通道的门躲进去。

顾惜被他堵在墙角,惊得要大喊,尹黎昕抬手捂住了。

这里光线黯淡,顾惜听到他不太平稳的呼吸,心咚咚咚地跳着。

见她平复下来,尹黎昕才松开她的嘴:“我们去别家吧。”

顾惜:“为什么?”

“我妹也来了,怕她跟我爸妈告状。”

“告状什么?

我可没跟你早恋。”

顾惜不满地说着,抬头对上他帅气的五官。

他手撑在墙上,将她完全堵在墙角,浑身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让她不自觉脸红心跳。

他俯首贴过来,顾惜慌得偏头:“不许亲!”

薄唇堪堪擦过她耳际,尹黎昕唇角一弯,故意在她耳畔吹了口热气。

顾惜颤了颤,耳根越发红润了。

尹黎昕修长指尖在她耳垂上捏了下,拖腔带调:“顾惜,你早晚是我的。”

顾惜咬咬唇,跟他对视:“别太自信,没准儿我就跟别人在一起了。”

“你试试?”

他目色一沉,说话间吐纳着热气,“看我不打死他。”

顾惜:“……”

姜吟下班时,尹梨正在客厅看动画片。

姜吟过去在她旁边坐下,摸摸女儿的头:“小甜梨今天干嘛啦?”

尹梨说:“周姨带我去看哆啦A梦了。”

“周姨带你的?

你哥哥呢?”

尹梨撇嘴:“他说他不喜欢这种幼稚的电影,不带我去。

然后早饭后他就出门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去哪了?”

姜吟看一眼墙上的挂钟。

尹梨摇头:“不知道,背着书包,打扮得人模人样的。”

她叹了口气,往沙发上一倒,叹气,“没准儿,霍霍哪家的漂亮姐姐去了吧。”

说话间尹黎昕吹着口哨拎着书包从外面回来,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看到姜吟他打了声招呼,直接往楼上走:“我吃过饭了,回房写作业,不用叫我。”

姜吟打量着这小子异常的反应,总觉得有猫腻。

晚上,洗完澡坐在镜前抹护肤品时,她透过镜子看向床头倚着的尹遂:“老公,你说尹黎昕是不是早恋了?”

尹遂手上拿着平板,正翻看着一份PPT,随口问:“怎么突然这么问?”

“他不正常啊。”

姜吟走过去,拉开被子在尹遂旁边坐下,“今天他出去了一整天,回来时高高兴兴的,没准儿就是去约会了。”

“你这是没逻辑的瞎猜。”

见他应得心不在焉,姜吟不满地把他平板抢过来,骑坐在他腿上:“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这么忙啊!”

尹遂含笑接过平板放在一边,搂住她的腰:“不忙一家人怎么吃饭?”

姜吟捧起他的脸:“我养你啊。”

“你养我?”

尹遂靠着床头,认真回忆,“我想想,你今年和初柠两个人去巴黎的时候,刚好赶上时尚高定周,你带了几套裙子回来?”

姜吟嘴角抽了下:“也没几套吧。”

“确实没几套,就是自己的工资不太够用。”

尹遂轻捏她的鼻子,“就这刚刚还大言不惭,说要养我呢?”

“……”

姜吟被问得没话说了,摸摸被他捏过的鼻子,倏而推他一下,气急败坏:“你还好意思提,那些礼服我拿回来才试穿一次,都没出去见过人呢,有的就被你扯破了。

你弄坏的,当然得你出钱!”

尹遂翻了个身将人压下去:“我赚的,不都是你的钱。”

姜吟又想起什么,推着他的胸膛:“昕昕不会真的早恋吧?”

“他都那么大了,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你少操点心。”

尹遂指腹描摹着她的眉心,忽而笑了声,“说起这个,今天爸打电话给我,说要给昕昕介绍个女孩子。

大概是糊涂了,忘了他孙子高中还没毕业。”

姜吟来了兴致:“怎么突然说要介绍女孩子?”

尹遂所:“他前段时间跟腾瑞集团的前董事长在宴会上见到,谈起来了,说顾家有个女孩跟昕昕差不多大,就想着牵线。”

“顾家?”

姜吟认真想了想,“不会就是咱们俩婚礼时,跟昕昕一起扮花童的那个小女孩吧?

长得挺漂亮的,好像是叫顾惜。”

“嗯,是她。”

尹遂顿了会儿,说,“还是秦曦的外甥女呢。”

“那这么说的话,两家关系挺近的。”

姜吟来了兴致,“你怎么回复爸的?”

尹遂把玩着她睡衣的系带:“我没答应,都还是高中生呢,他想牵线也要等俩人高中毕业再说吧。”

姜吟点头认可:“也是,那小子的脾气,未必喜欢大人给介绍的,咱们俩就别跟着凑热闹了,感情的事得靠缘分。”

这事说完了,姜吟又聊起别的:“上次月考,咱们小甜梨又是第一,你说这丫头怎么比昕昕省心那么多,简直太随我了。”

“姜吟。”

尹遂亲亲她的额头,有点吃味地捏她的脸,“你跟我在一起,除了说两个孩子,就不能说点别的?”

“那你让我说什么?”

姜吟想了想,眼珠滚动着,忽而勾住他的脖子,凑过去亲一口,“我家岁岁真好亲!”

“那再亲一下。”

尹遂含笑凑过去,吻上她的唇。

(全文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