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陈律

第八百七十七章 无主的神域

17天前 作者:耳根

神山圣城之外,随着神灵之音散去,传送漩涡也于天幕模糊直至不见。

四周被传送回来的炎月修士,一个个思绪起伏,望向许青下方来自三城的观望者也都如此,看向许青的目光里,带着惊疑,带着复杂,可与当初许青获得第一坏节首席时不一样。

这一次,没有了那么多的挑畔。

能收复九黎,能被三位司权赐物,这一切已经说明了许青的资格。

尤其是血脉的波动以及冥冥中镇压之感,让他们本能的忽略了许青人族的身份。

于是,在这众人的复杂中,许青迈步,从天而落,向着圣城走去。

“七天的时间,要好好休养一下,接下来的神域狩猎,才是这场炎月玄天大狩猎重点。”许青心底思绪,至于队苌那里,他能感应到对州方所在,知晓一切无碍,所以没去相认。

但就在他要离去的一刻,其背后传来阴冷之声“等一下。”

这声音带着言出法随之意,传出的一刻,虚无立刻起了波纹,四周的规则与法则,也都被影响,给人一种似乎虚无变粘稠之感,仿佛在这环境里强行移动,会引来八方浩劫临身。

许青眯起眼,转头冷冷望向身后,说话之人,是炎玄子。

血脉的牵引虽让炎玄子很是不适可内心的压抑与愤怒,成为了新的力量,冲散了一切。

此刻开口之后,他的目光与许青碰触到了一起。

只是一眼,两人之间虚无出现坍塌之意,更有炸裂之音回荡,其内规则法则崩溃,却化作丝线,蕴含炎玄子的意志,游走许青四周。

许青身边灰雾翻腾,透出威压,九黎..九首月露头蓄势待发。

许青眯起双眼,这个炎幺子给他的感觉,超出寂冬子太多。

炎眩子也是目光一缩他确定对方不是自己要找之人。

自己寻找的那位,行事以诡异为主,而眼前许青,则是明显行杀戮之道。

于是他收回目光,弥漫阴冷凶恶神念,猛地散开,笼罩此地其他传送,归来之修。

“你们也都止步!”

这些回归的修士,一个个神色有所变化,炎玄子身份高贵,在炎月玄天族这代里是巅峰的存在。

所以他神念,虽不如许青那样可以引起血脉波动,但也具备强悍的震慑力。

唯有许青,不再理会,迈步前行,走向圣城。

对于许青离开,炎玄子没去在意,他此刻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其他回归者身上,他很确定,那个该死千刀万剐之修,必定隐藏在内。

于是一一查看。

可直至最后,也还是一无所获,除非他能杀戮所有。否则找不到... ...

于是他内心的烦躁以吸杀意,更为强烈,面色也都阴沉到了极致,但显然在这里杀戮不现实。

所以炎玄子压下内心的杀意,转身一晃,离开此地。

而在他离去之后,那些传送归,来炎月修土,也都各自惊疑,飞速散去。

有的与家族汇聚心有的飞入本族修士之内,可随着这些经历了山海州大域的修土回归族群,关于许青在山海大域的事情,也立刻就传出。

“寂冬子.....被许青斩杀!”

此事如风曝,引起炎月玄天修土心中波澜,却便是那些老一辈的强者,也都若有所思。

可一这切,许青没去关注,此刻的他在城池内向居所,前行脑海浮现之前所了解的关于神域狩猎信息。

三神撕裂神域让炎月修士闯入,狩猎神域生灵从表面去看,此事是三神对炎月修士的磨砺,可经历了山海大域之事知晓了真正的历史之的后... ...

“三神撕裂神域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在这思绪中,许青忽然脚步一顿,转头看向身后,其后方有一道身影,正呼啸而来,瞬间临近,在数丈外停顿,正是天墨子。

“恭喜许道友即将成就我炎月一族大玄天之位!”天墨子神情带着虔诚目光蕴着火热声音很是激昂,说完,还响着许青这里躬身一拜。

“何事。”

对于天墨子那些言辞,许青直接忽略,平静开口。

天墨子眨了眨眼,许青态度虽冷淡,可这不影响他的热情,尤其是想到许青在山海大域的一幕幕后,天墨子更加确定要与其交好田念头。

于是他连忙开口“许兄,我炎月玄天大狩猎的第三环节,是神域狩猎,虽然以许兄的人脉以及资源已经知晓了很多神域狩猎之事,但我方才看见炎玄子那个自大狂出言不逊,担心他在神域狩猎对许兄心存恶意。”

“所以,我这里有些关于神域的消息,或许能对许兄在神域有所帮助,防止被炎玄子那个卑鄙小人算计。”

许青神色有些古怪,他对天墨子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对方口中称呼旁人时,每一次称呼都不一样。

什么王八蛋,衰鬼,恶毒禽兽,两条.....

如今又多了,自大狂,卑鄙小人。

“说说看”许青淡淡开口,向前走去。

眼看许青愿意听自己去说,天墨子顿时感觉心神一振,快走几步到了许青身边,低声开口。

“许哥,不管外人如何传言,可实际上我炎月玄天古往今来,历史记录的开启神域只有三次。”

“每一次都是同样的一座神域,只不过撕裂的位置不一样,又因神域太大,所以外人大都不知晓此事,还以为是不同神域。”

许青眼睛一凝。

“同一座神域?”

天墨子立刻点头“没错,且这座神域,不在望古大陆的历史记录之中,也就是说,它不是后天形成,而是先天存在!”

许青心神一动,这个消息,很重要,也是他之前没有预料到的。

所以这一次开启的应该也还是这座神域!

天r墨子低声开口“虽不知晓此次撕裂的位置在哪里,不过根据之前的记录其内存在的生灵,已被划分了层次。”

说着,天墨子拿出一枚玉简,“具体的层次以及形态,都在这里。另外,前几次的顺利,也是因一个重要的条件,那就是.......此神域内,无主神!”

许青脚步一顿。

“神域内,一般来说都存在了主神灵,可这一处神域内没有!我所在的家族曾分析过此事这应该也是为何大狩猎次次都选择此神域的原因。”

“另外.....这里面可能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目。”

天墨子目光望向神山,立刻收回,看向许青,许青点头,知晓对方之意。

“真相如何,不是我们可以分析的,但猎本身对我们而言,虽危险重重,可好处也是惊人。”

“神域的一切生灵都是宝物,魂可炼成天道,身能滋养血肉以及修为。但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猎杀神域生灵,会形成诅咒之印。”

“杀的越多,杀的层次越高,这诅咒之印就越是深刻,不过......神域无主,所以这印记再深,也没什么大事。”

“同时在这环节里抉择第一标准也正是看此印记深浅。”

许青点了点头,关于猎杀神域生灵,会形成印记之事,他虽没亲自经历过,但间接感受过。

当初在迎皇州太初离幽柱上,他首次感应到赤母的本源,就是从其上的一道印记中获取。

那印记,也正是被鬼帝所杀的神域性灵所化。

“还有吗?”许青问了一句。

看到许青生动开口,天墨子振奋,于是将自己所知晓,全部说出。

就这样,当两人一路来到许青的居所时,许青这里对于神域有了更多的了解。他最终分开。

天墨子退后几步,向着许青抱拳一拜。

“许大哥,小弟祝你在神域内,旗开得胜,顺利拿下首席,成我炎月大玄天!在神域内,还请许大哥留意那些豺狼之辈,他们无比恶毒,心怀人歹念,尤其是炎玄子那个傻逼。所以,如有差遣,大哥你届时直接吩咐,我天墨子定完成!”

说完天墨子拱手这才离去。

目送天墨子离去,许青脑海浮现对方所告知信息心沉吟中走入居所。

踏入的一刻,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站在屋舍窗旁的熟悉背影。

许青眨了眨眼,知道队苌要开始表演了,于是坐在一旁,拿出一个苹果,一边吃一边默默等待。

没等多久,一声苌苌的叹息,带着唏噓,带着沧桑,带着萧瑟。回荡在居所。

“小师弟,你可知.......这次大师兄有多么苦。”

没等队苌说完,许青抬手,将月炎司权所给的骨牌,扔了过去。

“知道了,大师兄你是想要这个,给你了。”

队苌本能转身一把接住,看着许青,有些尴尬型,心底准备好的卖惨说辞,此刻说不出来了。

但考虑到自己的地位,他脸上露出神神秘秘的表情,低声开口“小阿青师兄不白拿你东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怎么样,关于炎玄子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