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陈律

第816章 被拒绝了

18天前 作者:庹政

但也有例外。

周末回到江城,跟门敢见了一面,在门敢邮件的基础上询问了一些细节,然后问门敢觉得岳兴有哪些官员比较忠于职守,能力突出,门敢推荐了两三个人选,都是他在治安上打过交道,觉得没有跟岳兴的地方势力搅在一起的人。

因为没有向门敢透露任何信息,所以门敢推荐的人中,级别有的已经是正科,有的只是普通工作人员,只有发改局办公室主任比较合适,叶三省记在心里,准备下周到岳兴的时候先“面试”一下,看看投缘不。

周一欧阳坚在市*委开发,叶三省就在江城守着。

这一次市*委召开的全市党员干部扩大会议,是宣传传达,贯彻执行省*委的十一届二次全会精神。

会议强调,要奋力推动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精神在江城落地落实,按照省*委“抓好两端、畅通中间”工作思路,以实施农村面貌改善行动和县城城市更新行动为突破口,全面推进“美乡优城”,积极探索具有江城特色的城乡融合发展路子。要大力实施县城城市更新行动,注重提升县域城市品质,着力打造新型城镇化标杆。坚定把县域作为城乡融合发展的关键支撑,以实施工业倍增计划为抓手,推进“一县一主业”,做大做强县域产业支撑,扎实推动园区提档升级。要坚定实施农村面貌改善行动,把推进城乡融合发展重点放在农村,深入学习运用“千万工程”经验,全域推进清杂去乱,改善农居风貌,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全力发展农村产业,引导群众积极参与,加快建设宜居宜业和美乡村。要大力发展农村社会事业,促进共同蓄聚焦教育、医疗、养老等重点领域,推动广大农村致富工程的良性发展。

欧阳坚回到岳兴,第二天就召开了岳兴县委常委会,讨论实施市*委的会议精神和具体措施,大家倒也畅所欲言,最后归纳起来,从省*委到市*委,具体到岳兴县委,决定重点抓的两个方面就是城乡融合,打造新型城镇,全力以赴“一县一主业”。

方向好找,但是落实起来很难。前面一个方面其实还是要回到房产开发,围绕土地政策做文章,后面一个方面更加困难,基本上现在找不到主业,难不成要打造小煤矿之乡?

周三,在三个书记先开了书记碰头会沟通的基础上,岳兴县乡村振兴“一对一”帮扶方案正式出台。

其实也就是大家早就私下传说的“小组团”方案,所谓的“一对一”并不真是一位领导盯一个乡镇,而是县委这边安排了六位常委,加上六位副县长,其中常务副县长和一位常委副县长重叠,所以一共有十人参与这次帮扶,一位县领导对接三个左右的乡镇,欧阳坚选择的片区有罗山镇,龙江镇,新桥镇三个镇,是书记碰头会上何勇首先点出的最麻烦片区。

首先罗山镇最穷,靠山不能吃山,庄稼倒不好种,新桥镇属于三县接壤,最复杂,社会治安很差,龙江镇面积大,主要是有龙江水库,也是问题很多的乡镇,何勇一点出,果然如同小何县长预测的那样,欧阳坚断然画圈,说这块就归我了吧。

当天下午开了全县党员干部动员大会,欧阳坚跟对接的三个乡镇书记镇长见了面,听取了简明的情况汇报,做了一些交流,决定明天首先去三个乡镇走一趟,实地考察。

这天晚上,叶三省约了发改局那个办公室主任徐明照到宾馆他的房间见面。

叶三省事先做了一些功课,了解这位矮胖的中年男子的一些情况,在发改局做了十年的办公室主任,伺候过四任局长,是真真正政企的元老,长得也老相,其实还算年轻,才三十八岁。

发改局(委)主要职能是调度固定资产投资、各种项目的立项审批、项目的申报备案管理、制定国民经济等有关发展总体规划和专项规划、负责有关项目资金的分配等,各级的发改局(委)都有小政府之称,可见其权力之大。尤其县一级政府中,更加重要,很多地方的考核,也主要由发改局负责,所以发改局是各个部门、下级乡镇巴结的对象,在县级的部门中绝对属于强势的部门。徐明照二十八岁就能够占领这个重要部门的重要职位,而且一直霸占十年,说明他不仅年少得志,而且有真才实学,智商情商都商,不然新任局长也不会继续使用,而且是连续几任新局长,但也正是如此,叶三省判断这位徐主任应该是位圆滑老手,这种人你很难把握他的内心世界和逻辑思维,要想控制这种人相当困难。

果然一进门就相当给了叶三省一个下马威。

他提着半瓶矿泉水进来,拦住叶三省倒茶,说就喝矿泉水,节约,他刚才应酬,一家养殖黑山羊的用户请客,喝了点酒,所以赶紧在楼下买了矿泉水沏口,消消酒气。

叶三省怔了下反应过来,这是不输气势。

王道士以前给他说过,两人说话之前,很多人不会喝对方的水,接对方的话,听对方安排,就是为了自己心理不弱。不过,总算徐主任后面还解释了两句,没太让叶副主任下不了台。

坐下后叶三省略一沉吟,放弃两个预备的方案,用最俗套最无聊的问句:“徐主任你们发改局最近怎么样?”

看似闲聊,其实内涵丰富,而徐明照随便怎么回答都能够匹配这个问句,就看徐明照怎么选择。

叶三省,就是想看看这位发改局办公室主任的态度。

“我就老实说吧,忙,累。”徐明照喝了口水,表情认真地说:“最近一轮的机构改革,把物价、统计、粮食、能源这些局的职能并入发改,的确是增大了发改的统筹权力,不过,事情也肯定多了起来,实际上,现在发改就是把政府内实务权力最弱的工作给囊括起来了,成了一个政府的二手管家,整天累得跟什么似的。”

“具体到徐主任个人呢?”

叶三省慢慢逼近。

实际上,一位县委办副主任只能勉强算是发改局办公室主任的“领导”,但是现在,叶三省不想客气,或者说,他已经慢慢习惯一位领导的思维和行为了。

“我个人?办公室主任的职责就是上传下达,协助领导完成局里的工作,要说个人感受,我也说了,一个字,忙,两个字,累。”徐明照继续打着太极。

“徐主任这个办公室主任都十年了吧?有没有想过换个工作岗位,挑战一下自己?”

叶三省单刀直入地问。

“呵呵,这个啊,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做生不如做熟,我这把年纪,不能像年轻人那样只顾着往前,要考虑的方方面面太多了,很茫然。”

徐明照摇头叹气。

“徐主任38岁算老吗?既然很茫然,说明徐主任其实也不想这样总是重复自己‘熟’的工作下去,所以我认为徐主任可以挑战一下自己。”

叶三省诚挚地说。

“叶主任是代表组织跟我谈话吗?”

徐明照收敛笑容,表情严肃起来。

“我不是组织部,不代表组织,但是,我们县委办现在准备增加一位副主任,我们正在考虑人选。”

徐明照不说话了,低头再喝了口水,沉吟一会,缓缓说:“感谢叶主任对我工作和我这个人的认可。叶主任你能找我来,肯定也做过一些调查,知道我这个办公室主任需要跟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其实却不合群,怎么说呢,不说是洁身自好,算是独善其身吧,可能就是这一点受到叶主任你和欧阳书记的重视,但是呢,我刚才也说了茫然,是真的,我不知道我该如何选择,很为难。”

他叹了口气。

“叶主任你年轻,能力强,是要做大事的人,前途无量,为了……事业敢于牺牲,我就不行了,我上有老下有小,在岳兴网网又牵得宽,亲戚朋友多,做事不能只考虑我自己,还要顾及他们的……感情和利益,就这么回事,说复杂也不复杂,说简单也不简单,所以我想我还不能为了我个人有政治前途让他们可能承担某种危险,也不想轻易改变目前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就是所谓的不敢‘跳出舒适圈’吧,所以,叶主任,我的个人想法是,我不宜去县委工作。”

叶三省沉默一下,淡淡地说尊重徐主任的意见,但还是要对徐主任这种不积极的工作态度提出批评。

徐明照立刻表态,说虽然不能去县委,但县委的任何工作我们发改局肯定将毫无保留地全力支持,尤其是叶主任,您有什么吩咐尽管指示,我徐明照绝对无条件执行。

叶三省不想收获这种忠心,要求他对今天的见面和谈话保密。

这次见面对叶三省打击很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