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陈律

章一二五三 雪耻雨寨!

9个月前 作者:伪戒

当炮声再次响在雨寨的那一刹那,就意味着光复的开始。

而潘团长虽然有所准备,但雨寨兵力也就只有一个连,这里也不是什么军事区域,所以,当时也根本沒有驻防那么多人。反击在士兵的惊惧中开始,因为他们亲眼看见,山下越來越多的人头在涌动着。

吕雷和陶成在听到枪响的那一瞬间,就从屋内走了出來,随后直奔地下室。

二人在慌乱中直接砸开铁门,潮湿阴冷的屋子内,一个枯瘦如柴的中年,目光有些呆滞的坐在床上。

“你是......。”

吕雷拿着照片,对照着这个枯瘦如柴的人,完全不敢相认的问道。

“滚。”

中年目光呆滞的骂了一句。

“你是索吞吗,”

陶成问道。

中年一愣,眼中恢复了几分神采,随即回道:“你们......。”

“是了,沒错。”

吕雷一听他的话,随即拿着照片仔仔细细扫了三遍,随后忍者索吞身上的尿骚味,直接将他扛起。

“外面怎么有枪声,”

索吞无比虚弱的问道。

“咱们的人回來了。”

陶成看着他,无比心酸的说道。

“多少年了.......可算回來了...。”

索吞趴在吕雷后背上,眼角含泪的轻声说了一句。

是啊,他从活着被抓一直押到现在,能见到太阳的时候屈指可数。散步者一直在扣他嘴里的消息,比如雨寨的资金流动,李浩死后留了多少人准备暗杀彭司令等等问題。

他尝尽非人折磨,被囚禁在地下室中,已经丧失了时间概念。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坚决不信,自己就在地下室呆了不到一年。

......

另一头。

从第一枪子弹打进雨寨之后,后山下山的道路上,直接冲下去四台一模一样的suv越野,车窗的贴纸颜色很深,完全看不清楚里面的景象。

这个后山的道路,是李浩在的时候翻修的,到了山腰处以后,有多条不同下去的道路。当时雨寨出事儿,向辉等人就是从这里撤的。

已经做好围困的第四特区士兵,看见车冲下來,直接就开始搂火。但四台车一刻沒停,完全奔着必死的态度逃窜。

“轰隆。”

机枪瞬间将两个suv打成了筛子,流弹不停刮在油箱上,随即引起了爆炸。一声巨响后两台车报销,车内的人当场被烧死。

“报告,后山冲出來四台车,留住两个,跑了两个。方向是你们防区,注意一下,务必拦住。车里坐的可能是向家要的人。”

机枪手快速拿起对讲机说道。

......

寨子中,炮火与枪火交织,潘团的人在挺了不到五分钟以后,门口的人直接被童匪和左卫放冷枪干死。

剩余的人一股脑冲进寨子中,于此同时,文团的重型越野陆续开进大院中。绝对的武器优势和人数优势,几乎碾压一般的横扫着参与反抗的份子。

山下。

“大局已定了。。命令所有人进行二次冲锋,五分钟拿下。”

文团放下望远镜说道。

“炮就这么打,得花多少钱啊,”

参谋长有些心疼的说道。

“知足吧。。向家沒少出血了,老底都捐给小林主席了。这种事儿,咱们要再偷懒,让向家的人死几个。那小林主席怎么跟人家交代啊。,”

文团长背手说了一句。

......

一波接一波的冲锋过后,雨寨院子内大乱,有不少被强迫留在这儿干活的村民,顺着士兵冲來的方向,开始溃逃。

向辉与文团有约定,只要是不穿军装的,就不能采取强硬的武力制服。因为雨寨里有很多这样的村民,他们都是雨寨的人。

可是枪炮一响,子弹又不长眼睛,村民惊惧当中,完全不听文团士兵的组织,毫无章法的奔着山下冲去。

而在这些人里,就有穿着破烂衣服的散步者。他根本沒坐那四台车走,而是留到了最后,与村民一块逃出去了,并且身边沒有带任何人。那四台车里的“心腹”,也他妈以为散步者就坐在另外三台车里。

十分钟以后,散步者跟着人群混到山下,随后迅速消失。

......

四十分钟以后。

向辉第一个打到了雨寨中央楼里,潘团开枪反击,但直接被光明一枪扔在了地上。

“我.操.你.妈.的。”

奎达拎着带有枪刺的自动步,满脸是血的就要奔着潘团的脖子扎下去。

“噗嗤。”

潘团一躲,军刺扎在了肩胛骨上。

“咣。”

童匪一脚卷在他脸上,随后怒吼着问道:“散步者呢,,,,”

“我不清楚.....。”

“操.你.妈,你不清楚。”

奎达回过身就是一枪托,潘团满脸开花,随即不再吭声。

“绑了带后山去。”

向辉沒有再逼问潘团,只简单的扔下了一句。

......

半个小时以后,后山。

潘团长被按在了那颗还有残存血迹的青松之下,一座座坟墓之前。

“你下令杀的人,是吗,”

向辉拎着砍刀问道。

“对。”

潘团同样腰板挺的笔直,沒服软,话也很少。

“为啥不跑,”

向辉接着问道。

“我是军人,我沒接到撤退的命令。”

潘团皱眉回道。

“一命偿一命,有毛病吗,”

向辉举起了钢刀。

“......。”

潘团沉默,瞳孔扩散的看着最前面的李浩坟墓。

“那你就死吧。。。到地下碰到我向家人,你他妈绕着点走。”

向辉一声怒吼,片刀转瞬落下。

“噗嗤。。”

鲜血喷洒,再次浇灌在了青松树上。

“咕咚。”

潘团双手背后,脸颊戳在地面上,身体逐渐僵硬,瞪着眼睛死了。

向辉砍完这一刀,宛若用尽了全身力气,双膝一弯跪在了李浩墓前,憋着嘴说了一句:“哥,你睁眼看看,该回來的都回來了,咱剩下的人,给你报仇了。。”

那座坟墓就矗立在那儿,荒草在砖缝中摇曳,宛若穿透悠悠岁月,像是存在万年一般。

......

与此同时,老仙接到了光明电话。

“散步者沒找到。”

光明直接说道。

“恩,你不用管了。”

老仙沉默一下,缓缓回道。

......

次日凌晨,无路可逃的散步者进了彭大少的营房内。

“你要安排我走。马上就走。。”

散步者穿着农民的衣服,急迫的冲彭大少说道。

ps:还有两章,争取十点之前写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