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陈律

章一二五一 败局已现

9个月前 作者:伪戒

当日晚上五点整。

缅共人民军总司令,对外宣布果敢彭氏家族十大罪状,并且勒令彭氏家族,立即解散武装对缅共投降。

宣布结束以后,缅甸人民军两个军区同时出动,随后率先开火。

晚,七点十分,彭大少昭告果敢同胞,宣布武力反抗,并且率部投入小规模战争

与此同时。

阿德召开新闻发布会,会议上,前任第四特区主席林先生的秘书,拿着林先生口述的文件宣读称,林先生将卸任第四特区主席职务。

五分钟以后,第四特区进行新任主席的公开票选,参与投票的全是第四特区任职的高级干部,整一百人。

结果很快公布,林先生的儿子阿德,以绝对优势的票数,接任新主席职务。

至此,林道德出任第四特区主席。

新闻发布会还在进行,缅共的军方代表出场露面。

林道德以主席身份,与缅共军方重新签订了二十年停火协议,双方宣称,未來互不侵犯,并且共谋和平发展。

同时,林道德表示,自己依旧是禅邦政府的一份子,但不承认彭家的非法武装,并且强烈谴责彭家软禁第四特区前任主席林先生的举动。

下方,掌声雷动。

而林道德所获得的投票,起码有百分之四十,是王木木的资金支持,加上两个太和的部分股份,和雨寨七年时间攒的家底儿,还有戴胖子临走前留下的两个太阳

新闻发布会结束以后。

阿德与新的领导班子,临时召开了会议,而谈话内容无非是上任感言,和相关的政治善后,所以这些暂且不提。

但在会议上,阿德对军方的高级干部所说的一句话,却很重要。

“文团长,以前的雨寨是朋友,现在的雨寨,我很不放心啊,彭家插了个钉子,放在咱眼皮底下。”

阿德拍着团长的大腿,轻声说道。

“我明白。”

文团长愣了一秒,随即点了点头

雨寨。

散步者看完新闻以后,背手在屋内來回走动着。

林家突然宣布独立,缅共同时又向彭家开火,这些事儿摞在一块,让他有些含糊与不安。

足足在屋内绕了十多分钟,散步者皱着眉头拿起了电话。

“嘟嘟。”

忙音响了很久,大概足有二十几秒,随后才被接起。

“您好,彭老爷子。”

“怎么了。”

“我看了新闻,呵呵,觉得心里有点含糊啊。”

散步者挠着鼻子,轻声说道。

“含糊什么。”

对方那个苍老的声音,平淡的问道。

“彭老,我这雨寨可是在勐拉范围内,这突然交火,我心里怎么可能不含糊。”

散步者皱着眉头说道。

“小打小闹,武力冲突每年都有,很快开始,很快结束,你做好你的事儿就行了。”

彭老淡然回道。

“好吧。”

散步者一听这话,就更加含糊的挂断了电话

躺在床上,散步者辗转反侧,近乎一夜未眠。

缅共与彭家的武力冲突持续了一夜,枪炮声就在湄公河畔响起,当晚的伤亡人数,就超过前些年小规模冲突的总和。

早上,无比憔悴的散步者,吃着茶鸡蛋喝着米汤,并且皱眉盯着国内的早间新闻。

“根据新华社最新报道,昨日晚五点整,缅共政府宣布武力制裁果敢彭XX家族,双方发生了激烈交火,枪声响彻了一夜,今日凌晨,开始有大规模战区难民从缅甸逃亡到中国境内,只一个小时时间的初步统计,入境人数就已达千人,云南边防面对大批受难民众入境,快速做出了部署,送去了帐篷,食物和生存必须品。”

“先生,您吃一点。”

旁边伺候散步者的佣人,轻声说道。

“哗啦,。”

拿着鸡蛋的散步者突然暴起,直接掀了桌子,皱眉吼道:“还吃他妈什么吃,。”

佣人沒敢吱声,站在原地沒动

北京。

李咚组织明哥旗下两家公司高层,进行合并开会。

“宣布两个决定。”

李咚整理了一下西服,随后松了松领口,低头说道:“自本日起,针对勐拉,仰光地区的一个农业项目,一个旅游项目,提上日程,公司财务准备留出充裕资金以备周转,考察组要先行,去与当地政府进行沟通,项目组开始搭建合作流程。”

众人听着李咚的话,都表示不解,随即财务部门的主管张嘴问道:“今儿一早刚发生的武装冲突,咱这时候把项目提上來,是不是有点不是时候。”

“缅甸冲突,很快就会结束,和平发展期即将來临,这两个项目是给当地政府送钱,咱们公司的主要诉求,是在冲突结束以后,一刀插进缅甸政府快速活跃经济的命脉中,这才是大的利益方向。”

李咚笑呵呵的说道。

“我冒昧的问一下,您是怎么知道,武力冲突会很快结束。”

公司项目部主管张嘴问道。

“你还是沒适应,咱们是红色企业,吃的就是比别人先到碗里的饭,你说我怎么知道的,呵呵。”

李咚笑了。

众人一听这话,随即不再吭声

另一头。

李明让小咚咚开完会以后,只给林道德发了一条短信,上面简单而又霸气的写道:“投资观察组很快会到勐拉,你该报恩了。”

林道德看着短信莞尔一笑,随后打了个电话给文团长。

“动吧。”

林道德简洁明了的说道。

当天下午,文团长同样带着五百人的团级作战单位,开始向雨寨方向靠拢,随后在其距离三十公里处扎营拉练

与此同时。

坚持了七天的彭大少死伤惨重,开始与缅共打起了游击战。

果敢某公寓里。

彭老爷子与彭大少进行了对话。

“准备善后。”

彭老爷子沉默许久后说道。

彭大少听见这话,一声未吭。

“就这样吧。”

彭老爷子语气依旧平淡的扔下一句,随后挂断电话,冲着秘书说道:“把我的声明发了吧。”

当日。

彭老爷子以私人身份,对世界华人发布了一封名为《至全球华人书》的声明,希望得到援助。

但华人未予理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