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陈律

章一二五零 必须做的选择!

9个月前 作者:伪戒

,!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沒看报纸吗,。”

厅长皱着眉头冲尹海峰喝问道。

尹海峰听到这话,死死的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啪啪。”

厅长用拳头敲打着桌面,极为无奈的说了一句:“十几个在逃犯,换一个向南,知足吧,行吗,,海峰,我就是个厅长,不是中央的,更他妈不是国防部的,明白吗。”

尹海峰剧烈喘息着,足足沉默了五六分钟,随后竟然带着哭腔说了一句:“将近一年的调查,就他妈的换來一个引渡,都是执法部门,凭啥反贪局一句话,就沒收我们一线公安干警的成果呢,,,我们在给谁工作,,国家,还他妈是个人,。”

厅长被质问的一声不吭,更沒有火。

“啪嗒。”

尹海峰扯掉自己身上的证件,连同配枪一起摔在了桌子上,随后说道:“辞职报告,明天给你。”

厅长呆愣。

“咣当。”

尹海峰直接摔门就走了。

屋内一片安静,厅长不知道沉默多久,随后淡淡的说道:“多幸运的人啊,还能有辞职的机会。”

凌晨十分,缅甸某机场。

我带着手铐脚镣,被五名押送人员,带下了飞机。

老仙,张奔,大盆,包括刚刚在逃出來的门门,站在两台车后面,连同缅甸的接应部门,一块静静的看着我。

“哗啦。”

我看见老仙以后,疯了一样的拖着手铐和脚镣就冲了过去。

中方人员沒有阻拦,因为根本沒有任何意义,我都已经被带回缅甸了,他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老仙愣愣的看着我,一动沒动。

“嘭。”

我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带着手铐子,抬头就是一拳,随即无比愤怒的喊道:“为什么,,,。”

老仙身体一个趔趄,脸颊通红,咬着牙沒吭声。

“你跟我说啊,,说啊,,为什么就他妈我自己被引渡了,啊,,胡科呢,蒋经呢,仔仔呢,,。”

我扯着老仙脖子,咆哮着吼道。

“你怨我吗,,啊,你怨我吗,。”

老仙木然的看着我,眼睛啪嗒啪嗒的掉着泪珠,无尽委屈的说道:“你他妈的觉得,我这么做好受是吗,,,你知道缅共方面,让我从你们四个当中,选一个人引渡回來的时候,我是怎样的心情吗,他们就跟你有感情,跟我就沒有感情吗,,四选一,根本就沒有时间考虑,而是马上就要结果,都是朋友,都是兄弟,我他妈难不难啊,,我他妈不选行吗,。”

我撇嘴看着老仙,浑身颤抖。

“你想死,我知道,,,但别人也想让你死吗,,明哥费这么大劲儿,是为了救一个蒋经,还是为了救一个胡科,,啊,你告诉我。”

老仙一声声质问,随即掐着我的脖子吼道:“这是付出的代价,让大多数人活下去的代价,而不是你他妈一个人死了,就能解决的问題,,向辉就在中东,你他妈的被判死了,江晓还认识他是谁啊,,他们怎么生存。”

我抓着老仙的脖子,脑袋顶在他胸口上,嚎啕大哭,断断续续的说道:“我知道你他妈难可我太痛苦了,你明白吗,仙,。”

“沒有缅甸这帮孩子,我就回国自了,南南。”

老仙木然流着眼泪,语气平淡的回道。

机场停机坪上,我和老仙相拥着流泪。

二十分钟以后,我被缅共方面接手,随后被送进了最近的监狱,等待宣判

时间如流水,眨眼间,我被引渡回來,就过了二十天左右。

随即,我在仰光法院接受宣判,中方的人也在场监督开庭。

“被告人向南,男,三十二岁,于xxx年申请加入缅甸国籍,后于现被告人向南,因犯指使他人谋杀罪,在他国持枪恶意杀人罪,组织带有黑社会性质团伙罪,贿赂官员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三十年,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宣判为终审宣判,宣判日期。”

审判长高声宣读着判决书。

我站在被告席面无表情。

翻译官将宣判结果用中文阐述了一遍后,庭审到此结束。

我被缅甸法警带走,随后安排在了仰光监狱服刑。

至此,中方代表拿着我的判决书回国复命

仰光某监狱中,我接见了老仙。

“就差他一个了,不能让他消停了。”

我面无表情的插手说道。

“我还是沒查到他是谁,阿德这边也沒他的信息。”

老仙皱眉回道。

“吕雷和陶成呢,联系你了吗。”

我问道。

“他俩被林恒安排在了雨寨,弄了个可有可无的职位,他们猜测说散步者应该就躲在那儿,但他俩沒机会见到。”

老仙皱眉回了一句。

“跟缅共这边要资料,,他们一直在研究彭家,所以,应该不会放过给彭家经济支持的散步者。”

我快回道。

“招呼我已经打了,等信呢。”

老仙点了点头。

“。”

我扭头看向窗外的东方,沉默不语。

“国内还沒判呢,但明哥在运作。”

老仙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咽了口唾沫,沒有回话。

“我先走了。”

老仙试探着问道。

“恩。”

我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他问道:“笑笑和孩子呢。”

“现在顾不上了,短时间内是看不见了,警察一肚子火沒地方撒,她们想出国太难了。”

老仙摆了摆手,随即步伐阑珊的离开了监狱

晚上十点左右。

阿德的秘书接到缅共给出的信息,随后他直接给老仙了一条彩信,上面就一张照片,并且配了三个字。

散步者。

老仙打开彩信一看,随后瞬间愣住,脑袋嗡的一声,并且不可思议的自语道:“怎么会是他,,,。”

第二日,缅共方面针对彭家进行了一次会议,参加会议的人员,主要是军方代表。

整整一个上午的讨论,结果已经出现。

腾部长离开会议以后,一边上车,一边给阿德打了一个电话。

“您好,腾部,有结果了吗。”

阿德问道。

“沒有争议,武力制裁,,你要早做准备。”

腾部长铿锵有力的回道。

“恩,我马上召开布会。”

阿德干脆的回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