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陈律

章一二四八 它国国籍并没有好使!

9个月前 作者:伪戒

,!

我入狱第两个月零八天,时间进入了冬季。

这期间,尹海峰來提审了我两次,而我也沒有抵抗,如实交代了杀害林恒的罪行,因为这事儿,你不交代也不行,警.察都亲眼看见了。

至于其它的审讯方向,比如组织涉黑,涉嫌指使杀害他人,等一系列相关罪行,我都沒有承认。

这倒不是我在做垂死挣扎,而是这些事儿不能说,因为一旦说了,那牵扯的人就太多了,咬來咬去,大家就全完了。

事实上,我对自己的审判结果,已经心里有数了。

死刑,应该是沒跑了。

因为如果我只是单纯的杀害林恒,那应该还有机会,我国刑法对故意杀人罪的定性有很多种,有激情杀人,过失杀人,防卫杀人等等定性,所以,只有一条命案的话,那在外面的朋友运作运作,我应该能弄个死缓。

可是当街驳火,拎着微冲横扫,再加上大东庄园的暴力事件,等等一系列恶劣案件,都有我的影子,在这种影响下,哪怕我沒开枪,仅仅只是个组织者,那也够呛能活着走出监狱。

所以,我已经沒有了挣扎的心思,只求胡科,仔仔,蒋经,张奔,李宁,大盆他们已经跑出去了。

可我的哀求,好像并沒有什么用,尹海峰提审两次过后,检察院就受理了此案件。

检察院在审讯我的时候,提到了胡科,仔仔,还有蒋经,并且详细问了一下他们三人在大东庄园中扮演的角色,和参与杀人的细节。

我一听这话,心里瞬间明白过來,他们三个肯定也进來了。

而检察院应该是把我们列为了主要案犯,所以进行了常规审讯。

我面对检察院的审问,沉默了,多一个字都沒说。

三天以后,检察院因证据矛盾,案件不清为由驳回了公安机关的资料,要求补充侦查。

这个举动,并不是说,我在外面的关系挥了作用,而是检察院的例行公事而已,因为如此复杂的案件,检察院驳回來两次,都在合理范围内。

看守所里。

我坐在七处“死人坑里”,翻着一本网络小说,安静的看着。

到现在为止,我进來两个多月的时间,一个家人或朋友都沒來接见过,律师也沒有,由此可见,公安机关对我的看管,有多严格

另一头。

缅甸。

林先生之子阿德,在父亲被彭家软禁将近半年时间后,第一次与缅共代表私下里碰面,双方一通寒暄过后,直奔主題。

“武力解决矛盾,军部已经提上日程,缅共对林家的第四特区,一直抱有友好的态度,我们希望在果敢彭家的问題上,能得到你们的支持。”

缅共代表是一个中年男子,秃顶,四十多岁,说话铿锵有力,语句清晰。

“我和我父亲一直对贵方的政治方针持赞同态度,和平,才是展的第一要素。”

阿德打着太极拳,口中说着政治口令,但实际态度和举动却是一点沒有。

双方在彭家的问題上,扯了能有十多分钟,会面即将结束之前,阿德与缅共方代表握手,随后以私人身份问道:“腾部长,关于上回我跟您秘书沟通那个事儿,有结果了么。”

“身份沒问題,但具体实施上难度很大,zhong.国是个态度强硬的邻居,在这种问題上,如果沒有切实利益,恐怕他们很难同意。”

腾部长简洁明了的说道。

“托我办这事儿的人,您也听说过,就是以前勐拉的雨寨,他们的负责人,陈先生现在就在缅甸,他的原话是,如果这事儿能操作,他将以私人身份,出巨资捐助缅共人民军,支持贵方剿灭非法武装。”

阿德紧跟着补充了一句。

“出巨资。”

腾部长挠了挠鼻子,顿时一笑。

“八个亿。”

阿德趴在腾部长的耳边轻声说道。

“。”

腾部长听到这个数字,略微一阵沉默。

“雨寨在国内的上层很有人脉,事儿成了,我以私人身份保证,北京会有俩家巨头公司,对在缅共地区进行投资。”

阿德再次打出底牌。

“阿德先生,雨寨说破大天,也就是一个勐拉区域内的“企业”,你能张口替他们说话,我很不解啊。”

腾部长笑呵呵的问道。

“不瞒您说,陈先生和他在国内关系,对我的资助,直接决定,我是否有资本跟您签那份协议。”

阿德一句点題,意思就是在说,他们不光给你们钱了,也他妈给我钱了,我能再次回到禅邦政府的可能,就看你能不能把这事儿办了。

腾部长听完以后,沉默许久后说道:“先试试吧。”

“麻烦了。”

阿德轻声回道

三天以后。

缅共外交部三人小组來华,在北京与中方某部门进行接洽,双方进行会面以后,缅共负责人说明了來意,中方打了个太极拳,直接将其支到了h省公安厅,声称问題有你们双方进行讨论,我们只派人旁听就可以。

与此同时,老仙给李明打了一个电话。

“大哥,缅共已经去了,您看您是否插一句话。”

老仙数夜未眠,顶着半头白,声音沙哑的问道。

“沒到我出面的时候。”

李明思考了一下,干脆的回道。

“那就再等等。”

老仙沉默后,只能咬牙答应,但心里已经急的寝室难安

两天以后,缅共代表与h省公安厅的领导见面,双方进行了第一次对话。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规定,当中国公民,自愿申请加入它国国籍时,并且被申请国接纳,那时将自动取消申请人的中国国籍身份,向南,胡科等人于三年前申请加入缅甸国籍,并且已被我国接纳,所以,他们不再持有中国国籍身份。”

缅共代表语句清晰的拿着资料陈述道。

公安厅领导喝着茶水,一声不吭的听着。

“向南,胡科等人,因在我国指使杀害他人罪,一直非法在逃,根据国际公约引渡条例,当犯罪嫌疑人,在持有我国国籍犯罪时,我方作为犯罪嫌疑人的国籍持有国,可以根据犯罪嫌疑人的量刑条件,对贵方申请引渡。”

缅共代表继续低头陈述着。

公安厅的领导,看着对方,一声不吭。

十分钟以后,缅共方阐述完毕。

“咳咳。”

公安厅领导咳嗽了一声,随后看着缅共方代表,张口说道:“我说一下,我方的态度,根据我国引渡法,不论犯罪嫌疑人持有任何国籍,只要他在我们国家犯罪了,我们就有权对他进行审判,并且拒绝引渡。”

“郭厅长,我方是请求引渡,不是要求,。”

缅共代表合上资料,开始要说软话。

“向南团伙所犯的案子影响十分恶劣,持枪拒捕,并且在有警方的情况下,依然开枪打死被害人,这与我们国家的法律和基本道德背道而驰,所以,对不起,我们无法对其进行引渡,法院会给出最合理的判决。”

公安厅郭厅长,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谈判到此陷入僵局,外国国籍只是有申请引渡的权利,但却不能改变什么。

缅共代表被拒绝以后,根本沒有再次争取,而是选择离开,但人沒有回国,而是选择暂时留滞。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