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陈律

第八章 优优姐的拳法!

2023-06-03 作者:伪戒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二日,一缕缕阳光照进室内,我翻了个身,避开了窗口方向。刚要继续睡,噗咚一声,懒狗虎子矫捷的窜到床上,贱贱的迈着四方步,走到我的前胸上,伸着明显有点上火的紫红舌头,就要舔我的舌头。

我顿时大惊,为了避免跟它舌吻,扑棱一声坐起来,暴怒着一巴掌呼在它的脑袋上。它果断掉头,冲我放了个恶臭恶臭的响屁,摇着尾巴志得意满的跑了。

“妈的,信不信,我给你塞上?”我搓着脸蛋子骂了一句。

“嗷呜!”我一骂它,它还撒欢了,精神病似的一流烟跑到院子外,找隔壁养的六只鸭子玩去了。

穿上拖鞋,我走到床下,打了盆清水,拿着洗漱用具,奔着院外走去,开始刷牙洗脸。蹲在水泥砌的下水道池子上面,我扫了一眼,左侧的那个房间,只见门上拴着铁链子做的简易门锁,想必“他”已经早早起来,出去打麻将了。

就在我收回目光的时候,大门突然传来一阵声响,我一扭头,一个剃着小平头,身材中等,嘴上叼着烟,走路走斜线的青年,声音爽朗的跟我打着招呼:“南南,干啥呢?蹲那儿闻味呢?”

“你咋来了呢?”我甩了甩牙刷,站起来,也跟他打了个招呼。

他叫陈长江,是新佑卫门陈黄河的亲弟弟。你从这两个名字就能看出来,他爸似乎对水有着特殊的情结,他家如果再生孩子,我都能猜出他爸起啥名,估计得叫,陈马家沟,陈水泡子之类的。

我的文笔有点粗糙,如果非得要简单介绍一下此人,我只能说他有两个非常显著的特点:第一点,那就是长的磕碜,外号叫“星宿老仙”,号称“丑的无边”,眼睛特别小,宛若黄豆,还有点斜视,嘴唇较厚往外翻翻着,耳朵还特别大,正面一瞅,像挂了两个扇子似的,所以他有铁路街第一奇丑的雅号!别的小孩要不学习,家长总会说一句,看见陈长江没,你要不好好学习,就长他那样!

自此,铁路街升学率,莫名其妙的提升了不少,我估计这事儿多少跟陈长江有点关系

他的第二个特点,就是叛逆。没错,从十岁左右开始,到现在虚岁二十,他已经叛逆了十年。照他的路数发展下去,四十岁左右能痊愈就不错了,但那时候估摸也直接进入更年期了

记得我们小时候,有一次我去他们家做客,玩了一会,新佑卫门很不尽兴,提议出门扬沙子去,我也不好拒绝,就答应了。但此时星宿老仙的作业没写完,他爸不让他去,随即二人发生了争执,然后陈长江同志开始叛逆了!!

“你把作业写完了再去,一个星期老师找我八次了!丢不丢人?!”老陈腰间系着围裙,戴着厨师帽,手持还带着猪血的菜刀,堵在了门口。

“作业可以明天早自习写,但沙子今天我必须得扬!”陈长江流着大鼻涕,鼻子一抽一抽的斜眼看着自己爸爸,梗着脖子,掷地有声的说道。

“我是不是得揍你了?”

“你揍我我就离家出走!”

“我他妈砍死你!”老陈没啥文化,不会谈心治疗,两句话不对付就要动手。

“啥玩应,砍死我??”陈长江不可置信的说了一句,伸出右手,攥着自己爸爸的手腕,菜刀刃直接对准了自己的脑袋,指着天灵盖说道:“来,往这儿砍,你不砍,我都瞧不起你!”

“!”老陈浑浊的两眼,泛着泪花,被儿子将住了。

“你砍不砍,你有刚没?”

“!”老陈咬着牙懵圈了,就在这时,新佑卫门怒了,抬腿就是一脚。

“嗷!!”

星宿老仙嚎了一声,直接飞了!!

“来,给我,我敢砍死他!”新佑卫门也要抢刀。

“妈的,你趁机打我?”星宿老仙捂着肚子,站起来骂道。

“咋地?”

“我整死你!”

说话间兄弟二人,在客厅打的鸡飞狗跳,我一看沙子肯定是扬不了了,也没拉架转身就走了。老陈喊了两嗓子没效果,也加入了战斗,无意中抽了星宿老仙一个嘴巴子,这一个嘴巴子,直接导致陈长江从家里拿了三千块钱,消失了两个多月!

以前小,不懂事儿,可以理解,但是已经二十岁的星宿老仙,只要在家呆一个星期以上,准保接着就消失一两个月,不是让新佑卫门揍了,就是让他爸揍了,最后家里都习惯了,因为钱花没了,他也准保回来。

我看着星宿老仙进了我家院子以后,用毛巾擦了擦嘴,问道:“你咋这么闲着呢?”

“没啥事儿,我来告诉你一声,我哥和李水水,今儿一早进去了!”老仙扣了扣鼻孔,随口说了一句。

“进去了???”我愣了半天,心脏顿时突突了两下,惊愕的问了一句。

“嗯!”

“操!”我看到老仙肯定的表情,二话没说,直愣愣的奔着屋里跑去。

“你干啥啊?”

“你哥不准成,万一给我撂了咋整?我得赶紧跑!”我头都没回的喊了一句。

“你等我说完啊,我爸让我哥自首的,对方报案了,在派出所调节呢!不过应该没多大事儿!”老仙儿在我后面喊道。

“脸上都给捅出了个B形!!咋能没事儿呢?”我站在门口,不信的问道。

“我爸找了点人,对伙那小子他家也穷的叮当响,刚才我打电话,听说都松口了,要五万块钱,肯定能谈,你不用跑!”老仙儿蹲在地上解释了一句。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松了口气,思考了一下,谨慎的问道:“你哥,没给我供出来吧!”

“你不蒙面了么?供你干啥?”

“操,算他仗义!”我吓的一脑门子冷汗。

“行,我就跟你说一声,走了!”老仙站起了身。

“走吧,我送送你!”我跟着老仙一起奔着门口走去。

我俩有说有笑,走出了门口,刚要分开,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询问声:“先生,您好!这是铁路街369号么?”

“是啊,咋啦?”我本能的说了一句,回过了头。

十年树龄的柳树下,茂密的枝叶遮挡着,头顶火辣辣的阳光,一个姑娘,个子高挑,虽然戴着挡光的韩版鸭舌帽,但高高扬起的下巴,还是让我一眼,就看到了她美丽的面孔,但不知道为何,她礼貌微笑的表情,突然僵住

我淌着哈喇子,顺着脸颊往下,开始打量她的身材和穿着。呦西,身材匀称,凹凸明显,阿迪的紧身体恤,堪堪遮住了肚脐,小蛮腰上系着带着很小铃铛的红绳,下半身无任何装饰的七分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白色铆钉的高帮运动鞋

漂亮,阳光,符合哥的口味!!

“汪汪,汪汪!!”虎子嘴角沾着鸭子毛,溜溜达达也走了过来,显然它跟那帮鸭子玩耍的不是很愉快,看见我眼前的这个姑娘以后,立马狂叫了起来。

“你也感觉,不错,是吧?”我龇牙问道,我很懂它,因为它跟我的口味差不多,见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动道。

“这人谁啊?”老仙按着支起的裤裆,扭头冲我问道,他眼睛是红的,狼光闪烁。

“我不!”

我刚想说不认识。

“妈蛋的,是你!!!”姑娘咬牙切齿的声音泛起,随后我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

“咋!”

我疑惑的回过头,刚想说话!

“咚!!”

带着金属锁的小包包,粗暴的砸在我鼻子上,我往后退了一步,本能的摆出野马分鬃的防御姿态,大吼一声:“你他妈谁啊?打我干啥?”

“打的就是你个王八蛋!!你还能再无聊一点么?扎卡车的轮胎干嘛?!赔钱!”姑娘越说越气,小脸涨红,说着再次抡下包包。

“蓬!”

我抬手挡了一下,猛然反应过来,这娘们就是我在货站里遇到的那个,暗骂了一句太他妈寸,双手护住脑袋,顿时狂叫了起来:“你别赛脸昂!!我朋友可会使剑!!”

“我告没告诉你,你优优姐是玩街霸长大的??五百换胎钱我都赔了,姐姐今天豁出去了,就照五千块钱锤你了!!”自称优优姐的姑娘,劈头盖脸拿包冲我一顿猛砸。

“妈的,你再打我,我使龟派气功了昂??虎子,你寻思个蛋呢,咬她啊!!!!”我挨了两下,也不能真还手,掉头就跑。

“什么情况啊??!”老仙懵了。

“况你妹啊!拉架啊!!要死了,要死了!”我在柳树下,疯狂逃窜。

五分钟以后,我脖子上起码挂着三条红道子,上半身的睡衣敞着,扣不知道被拽哪儿去了。姑娘在打斗中掉了帽子,让虎子不知道叼哪儿去了,披头散发,一点也不淡定的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盯着我。

“南南,你是不是搞破鞋,让你媳妇抓住了?”老仙指着优优,弱弱的问道。

“你说谁是他媳妇?”优优掐腰,黛眉横竖着,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问道。

“你不是他媳妇,你打他干嘛??”

“你能不能睁开,你那个完全可以忽略的眼睛看看,我和他可能是一卦的么?”优优再次扫了一眼老仙,可能发现他长得略微有点不像人,就马上又收回了目光。

“我说的嘛,鲜花怎么可能插在牛粪上!”老仙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

“你快拉他妈倒吧,她要是鲜花,牛都不拉.屎了!”我坐在墙根底下,异常悲愤的骂了一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