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陈律

第 374 章

9个月前 作者:云一一

第 374 章

福宝顿时就被圣上的话给噎住了。天知道如若真的把甜宝牵扯进来, 先不论他爹娘和禄宝、喜宝, 就是太子也不会放过他的。

虽然福宝自认并不害怕太子, 可太子到底是日后的君主, 真要将太子得罪的太狠, 他的将来只怕会很难过。

想到这里, 福宝下意识就悄悄瞥向了太子。

果不其然, 太子的脸色很不好看,比平日里都要更加的冰冷。

意识到这一点,福宝默默就朝着一旁挪了挪脚步, 打算远离太子。省得一不小心被太子记恨上,当场就挨了揍。

太子可没福宝想的这般沉不住气。谁都听得出来圣上是在调侃福宝,而不是真的打算给甜宝封官。但是不可否认, 福宝不管不顾将甜宝也推出来当挡箭牌的作为, 太子很是不喜欢。

故而,毫不客气的, 太子就又在心里重重的为福宝记下了一笔。今日姑且不算, 日后早晚加倍讨要。

不管怎么说, 福宝确实顺利从圣上这里逃过了一劫。他到底年纪还小, 又确实不爱沾惹朝堂之事,甚至连殿试都不愿意参加, 圣上也是彻底无言以对了。

好在福宝之后还有禄宝在, 在仔细确定禄宝确实有意走仕途一路之后, 圣上摆摆手,放了福宝一马。

从皇宫里出来, 福宝整个人都高兴的直往上蹦,嘴巴乐得合不拢。他就说嘛,只要他用心,怎么可能摆脱不了圣上的命令?好在他机智,找了足够的帮手,又将禄宝给推了出去,嘿嘿……

“你很高兴?”太子的突然出声,吓了福宝一大跳。

“嗯,那个吧……”心知太子这是想要找茬,福宝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不是故意提到甜宝的。”

换了往日里,福宝和太子也不是头一回起冲突和争执,互相之间更是时常你来我往的闹矛盾。都是涉及到甜宝,福宝心虚外加理亏,硬生生在太子面前低了头。

“不要再有下一次了。”今日没有带来太大的后果,太子给予的只是明面上的警告。但是下回,太子决计是只动手、不动嘴的。

当然,明面上的揭过此事并不意味着太子就彻底忘记了福宝犯下的过错。他只不过是全部帮福宝记着,日后再逐一找福宝结算罢了。

到底是一起长大的情分,福宝对太子的脾气和秉性也是足够深知和了解的。心下无奈的轻叹一声,福宝只能认了这次的过错:“是,绝对绝对不会再有下一回。”

得知福宝安然从圣上那里躲过一劫,许明知并不意外,只不过他看向禄宝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无奈。

同样是亲兄弟,福宝不肯干的事情,只怕得加倍放在禄宝的身上了。好在,禄宝跟太子确实是知己好友,禄宝本人也并不排斥跟太子交好。

“这个福宝啊,凡事就爱耍小聪明,早晚得栽个大跟头。”程锦玥也知道了这件事。想也知道福宝在圣上面前的说辞和借口只可能往禄宝的身上引,程锦玥不禁就感叹道。

“他已经开始在给自己挖坑了。”几个孩子互相之间的相处,许明知心知肚明。论起聪慧,福宝确实不输给旁人。但论起心机和城府,福宝绝对不会是太子的对手。

是以,福宝正在不断的撩拨一只沉睡的猛/虎,眼下或许看不出来,日后却早晚会引火烧身,自得其果。

“你是说他得罪了太子殿下?”程锦玥也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忍不住感觉好笑,“你真打算将咱家甜宝送进宫啊?那岂不是太便宜太子了?”

“这事只怕拦不住。”但凡甜宝不肯接受太子的示好,许明知这边就多得是法子将两人之间的牵连给斩断。偏偏太子和甜宝二人,一个哄的高兴,一个乐得喜悦,彼此之间的感情不知不觉中就渐渐加深,尤为深厚了。

“我倒是也没想过要拦。”程锦玥没有“一入侯门深似海”的担忧和考量,更没有觉得甜宝一旦入宫就肯定会受欺负的认知和想法。

于程锦玥来说,日子都是自己过的,好抑或坏,只看个人,而非外界的阻扰和种种因素。

就好比甜宝嫁进宫里,只要太子肯一如既往的一心护着她,就肯定吃不了亏。反之,即便将甜宝嫁去寻常人家,依然很有可能会遇人不淑,日子过得并不尽如人意。

说到底,婚嫁事宜在程锦玥这里,更看重的是两个孩子互相之间是否真的有情意,而非门当户对、抑或高门望族,乃至于更复杂的算计。

倘若太子对甜宝确实情比金坚,即便他是日后的一国之君,那又如何?谁能保证太子就不能为了甜宝摒弃三千佳丽,独宠后宫一人?

“到底还是年少,也或许过几年就淡了。”许明知看得出来,而今太子对甜宝确实用情很深。不过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谁也没办法帮两个孩子做出最后的决定。

“那就只能以后再看了。”程锦玥有种预感,太子不是会轻言放弃的人。更何况,她家甜宝确实很好啊,太子日后真的会移情别恋?太子怎么可能舍得?

不过,日后的事情确实变化莫测。指不定她就看错了太子,太子其实就是喜新厌旧的人,再过个三五年之后,太子直接就另娶其他女子为太子妃了?

不得不说,在儿女亲事上,许明知和程锦玥都很是豁达。不论好坏,他们都不会畏惧,也不会躲闪,一直都在往前看,只待最终的结果明朗。

太子对甜宝自然是真心的。这份真心一直持续到他到了该立太子妃的年纪,却始终没有动静,不但皇后娘娘着急,连圣上都被惊动了。

“你不想娶妻?”诧异的看着太子,圣上并不是很确定,太子为何要抗拒赐婚圣旨。

“不是。”这么多年的太子当下来,经历了种种算计和周旋的太子无疑成长的更加出色,论起城府和心机,处处都很厉害。

“那你是有心上人了?”圣上看过皇后娘娘挑选出来的太子妃名单,上面那些闺秀的家世、样貌、品性都是极为出挑的,可以说是囊括了整个帝都皇城最好的人选。可偏偏,太子全都拒绝了,一个也不愿意挑选。

“嗯。”并不是很难承认的事实,太子轻轻颌首,回道。

“果然。”圣上眼中闪过了然的神色,顿了顿又接着问道,“是许家的甜宝丫头?”

“是。”太子并不是很活跃的性子,话语很是简短,却丝毫不带含糊。

“那你是认定了只有那丫头能当你的太子妃?你可知道许家不是寻常人,他们那一家子对功名利禄都不是很上心,故而他们所要求的也更多。只怕你这位太子很难达到许家的要求,也注定了不可能娶得到那丫头。”要是换了其他臣子,圣上肯定二话不说,立马帮太子将这门亲事定下来。

然而,甜宝是许家的姑娘,以许明知的性子,根本不可能答应将自己的女儿嫁进宫里来的。

无法否认,圣上对许明知足够的了解。也正是因此,圣上对许明知才更加的信任,毫无戒备的愿意委以重用。只因为圣上很清楚,许明知是真真正正为君为民的存臣。

许明知不会轻易被那些居心不良的人蛊/惑,更加不会为任何的利益所动心。这样的忠臣,百年难得一遇,圣上很庆幸他能够遇到,故而对许明知别提多么的器重了。

“儿臣知道。”太子认真点点头,抬起头来看向圣上,“父皇,儿臣恳请您能赐下圣旨,准许儿臣和甜宝能够一生一世一双人。”

“不可能!”即便心里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但是当太子亲口说出所求,圣上还是斩钉截铁的反对道。

“父皇,儿臣并不贪心,此生只愿与甜宝携手到老。”太子抿抿嘴,坚持说道。

“没人不让你们携手到老。甜宝可以是太子妃,也可以是日后的一国之母,却不能成为你后宫的唯一女子。”身为君主,有些事情必须妥协,不管愿不愿意,圣上都希望太子能够认清楚现实。

“父皇,儿臣有可靠的兄弟相助,他们值得信任,也必定能助儿臣坐稳江山。是以,儿臣的后宫不需要权衡各方势力,更不需要看任何野心之人的脸色。”太子的嗓门并不高,话语却是尤为笃定,毋庸置疑,带着蔑视一切的高傲和决心。

“兄弟?谁?”圣上的嘴角微不可见的勾起,问道。

“禄宝、五皇兄、九皇弟,以及福宝。”太子此话是有深意的。他认可的知己排在了亲兄弟的面前,俨然彰显了他对禄宝的绝对信任。而禄宝又是甜宝的嫡亲哥哥,无疑是对甜宝最大的保障。

更甚至为了说服圣上同意,太子连福宝也给加上了。并非随意敷衍圣上,而是切实预想的打算和后招。如若真有一日到了需要用的上福宝的时候,太子绝对不会跟福宝客气。

并不是很难猜到的答案,圣上胸有成竹,正想继续反对,却被太子一脸的坚定给震住。

“三年。如若三年后你能让朕满意,这个龙椅便是你的。以后你想立谁为后,朕不干/涉,也不/插/手。”最终,圣上给了太子这么一个答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