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岁宁陈律

第四千四百二十章 孟婆

18天前 作者:夜阑

第四千四百二十章 孟婆

“方岳,小心些,这个家伙有些不太寻常,他应该不是这个文明时代中诞生出来的生物,血脉,体质,灵魂我都感觉十分的陌生!”

阴间宇宙的天道意志的声音在方岳的识海中回响。

她的语气中颇有几分沉重的味道。

劫数至,乱世出。

如今阴间宇宙的局面连她都看不清楚。

转眼间。

楚惊龙出现在了方岳的面前,他的手中,一柄规则与秩序凝练出来的水晶剑兀然生出。

剑光起。

杀机落。

方岳徒手接剑。

他竟感觉到体内的规则与秩序之力都在微微震荡。

“以规则与秩序凝练兵器,你是秩序者?!”

方岳的瞳孔陡然收缩。

他似乎是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什么秩序者?我不认识,也不清楚,所有修行之人,都是以法则与秩序为根基,只要我将你体内的法则与秩序之力斩断,你将陨落,再无生还的可能!”

楚惊龙再斩一剑。

他的攻击方式别出心裁,不拼杀修为,反而是从秩序与法则方面入手。

如果没有应对的手段,连天尊境层次的强者也有可能会被他斩杀。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方岳。

丝丝缕缕的不详之力从方岳的体内渗透出来,不祥之力化成了一道绳索直接将那水晶剑缠绕住。

滋滋滋。

不祥之力与秩序之力互相克制。

那水晶剑遭遇腐蚀,变得坑坑洼洼。

“啊!这是什么?我的法则与秩序之力!”

楚惊龙见到自己的水晶剑被腐蚀,他不复刚才的傲慢与淡定,开始惊叫起来。

他的一双眼睛中,尽皆惊恐的神色。

这水晶剑强大,但也是他无数年来领悟的规则与秩序凝练而成,若遭腐蚀,他的本源必定大伤,甚至对于法则和秩序的领悟也会在脑海中逐渐淡忘。

“这是我们蝼蚁的手段!”

方岳冷笑。

他继续催动体内的不祥之力出手。

他对于不祥之力的掌控有些,复杂的手段很难用出,但一些简单的杀招却还可以凝练出来。

楚惊龙被不祥之力捆住,瞬间成为了一个粽子。

他无法反抗。

甚至那身体划归虚无的手段,也无法让他脱身。

不详与劫数之力。

这是三千个文明纪元毁灭的源头。

这两种力量虽然并非无解,但是只要达到一定的程度却是极为难缠。

楚惊龙无论是生在哪一个时代。

但是他所在的那个时代肯定是已经覆灭了。

这也就间接验证,他们那个时代的人并未找到绝对克制劫数与不祥之力的手段。

“小龙!”

万妖姥姥大吼。

“放开小龙,方岳,他若是有半点损伤,我万花宗会让整个阴间宇宙的人族为他殉葬!”

方岳冷笑。

“让阴间宇宙的人族为他殉葬?真的是好大的手段,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底气这么说!”

方岳将这楚惊龙扔到一旁。

他很有研究的价值,说不定,这又是一条修行之路,或许是对秩序者的一种完善。

方岳看向万妖姥姥。

一步步的向他走去。

方岳每迈出一步,他身上的气势就会积攒一分。

当方岳走到万妖姥姥面前的时候。

万妖姥姥忽然间生出了一股窒息的感觉。

她仿佛看到了一座屹立云霄的巍峨山峰耸立在自己的面前。

那种压迫。

那种气势。

是她无论如何都撼动不了的!

“来,杀我啊!杀了我,你就可以解救楚惊龙了!”

方岳看向万妖姥姥。

他的眸光平淡如水。

万妖姥姥在面对方岳的时候,竟然提不起出手的勇气。

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和方岳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这已经是苍穹巨龙与地面蚂蚁的区别,绝对不是简单的战斗手段和技巧可以弥补的。

“方岳,你……”

万妖姥姥还想要口出威胁之词,但是方岳的注视下,她仿佛被某种冥冥中的力量堵住了嘴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我什么我?”

方岳看向万妖姥姥。

他的嘴角浮染一抹幽冷的笑容。

“若是不出来的话,我就死吧!”

方岳咧嘴。

万妖姥姥仿佛看到一道魔渊裂开。

随后她的整个世界都被吞没了!

万妖姥姥消失了,没有人能看的出来,她是怎么没的!

方岳走向蓝魔城。

他的袖袍一挥。

蓝魔城的天空倏然变得漆黑如墨。

随后,阴间宇宙的一道道注视向这里的伟大意志都看到。

那一座占地近亿亩的蓝魔城没了。

被方岳从阴间宇宙的地图上生生的抹掉了。

之前蓝魔城所在的位置,只余下了一道荒芜的空地。

地面光秃秃的,寸草不生,连沙砾都没有!

方岳收走了蓝魔城还不曾离开。

他站在这片空地上说道。

“蓝魔族,勾结万花宗,劫掠阴间外域人族天骄,当诛!”

方岳话音落下。

他的一根手指轻轻一点。

那里蓝魔族的一个古老的部落,其中供奉着他们先祖的神像。

一束白光掠过。

恍如太阳坠落。

那个部落在众人的面前消失了,人间蒸发,什么也没有留下。

蓝魔族的族群气运大跌。

滔天的劫数之力涌入到了其他蓝魔族部落的驻地中。

无数族人异化,劫数生物在狰狞的笑声中不断掠夺,不断杀戮,不休不止!

“这个方岳……”

有人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生出了无比的忌惮。

杀戮无忌。

方岳是在杀鸡吓猴,让他们不要和阴间的内庭沆瀣一气吗?

方岳转身离开。

天地间依旧飘荡着他的声音。

“屠戮人族者杀!”

“勾结叛逆者杀!”

“不尊天道者杀!”

“杀!”

“杀!”

“杀!”

“杀!”

“杀!”

“杀!”

“杀!”

方岳一连说出了七个杀字。

每一个杀字都在虚空中凝练出来,一笔一划,如刀枪剑戟,浓烈杀机,恍若烈火烹油,照亮无边宇宙。

方岳回归永丰国。

在他的脚掌迈入永丰国门的一刹。

永丰国的气运暴涨。

那乳白的气运浓烈到可以在虚空中显化出来。

一条条五爪金龙腾飞天际。

哪里还有半分孱弱与日薄西山的模样。

“这永丰国的崛起已经不可阻挡了!”

亿万公里之外的天魔族的一座神国中,一尊刚刚复苏不久的天尊境层次的天魔王神情有些恍惚说道。

永丰国多见的沉寂。

给了方岳蓄势的机会。

这蓄势已经完成,再想要将其成长的火苗,扼杀于摇篮之中,那就难了!

“方岳,这万妖姥姥就交给了我吧!算老身欠你一个人情如何?”

方岳回过到自己的大殿中。

一座白玉桥梁从虚空中显化出来。

桥梁中写着“奈何”二字。

一个面色慈祥和蔼的老奶奶手里端着一碗汤药对方岳说道。

方岳有些恍惚,他的嘴里只是喃喃的说出了两个字。

“孟婆……”

“这万花宗触碰到了一些天地的禁忌,他们种出了醒神花,让人觉醒了千百世前的记忆!我要带走她的灵魂进行审问,入主她的肉身,降临于阴间外域!”

“这万妖姥姥的身躯,婆婆不白要,算是婆婆欠你一个人情如何?”

孟婆慈祥说道。

“婆婆客气了,一位天尊境层次的老妖妇而已,婆婆需要,尽管拿去,说什么人情不人情的!”

方岳笑道。

孟婆,在地府的神话体系中占据着相当地位的一位超级大佬。

如果说,这十殿阎罗生死判官,属于是第一序列的话。

孟婆则是仅次于他们的存在。

方岳没想到,这阴间宇宙的变化竟然引来了孟婆的出动。

方岳可是曾经听闻黑白无常说过,地府之中镇压有大量的不祥之力。

修为越高之人,镇压的不祥之力也就越是强大。

孟婆这般存在,应当是其中主力,若非是阴间宇宙出现了不可说的变数,他们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那就先行谢过小友了!”

孟婆一笑,她的一道神念便是从奈何桥上走了下来,直接跨入到了那万妖姥姥的体内。

“不,你要做什么?”

万妖姥姥的双眼爆睁,想要挣扎,但是在孟婆的压制下,她别说挣扎,连一丝反抗的可能都没有。

转瞬间。

万妖姥姥的神魂被孟婆吸收,肉身亦是被孟婆占据。

孟婆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端庄大气的秀美妇人。

她面向方岳,轻轻一拜,表示感谢。

“孟婆大人何必多礼,我只是想要知道,为何这个时候您会出手,地府那边……”

方岳不无担忧的说道。

“地府的那边,阴间宇宙的天道意志代为镇压住了三百时的不祥之力,让我有一缕神念脱身可能!”

孟婆缓缓说道。

“这万花宗太不像话,他们居然挖掘出了四个文明时代之前的万劫转生之法!可以让生灵觉醒千百世之前的记忆!这等扰乱尘世秩序的事情,会引来天地间更大的劫祸!”

孟婆怒叱说道。

“我还是不太明白,请孟婆大人仔细说来!”

孟婆所说的内容,已经超过了方岳的专业范围。

他虚心请教,希望孟婆能对自己仔细诉说。

孟婆稍微缓了缓,然后说道。

“这天地之间,是有一些不可触碰规矩的!比如这胎中之谜,比如这轮回之法!这一世轮回,应该过的就是这一世的生活,若是能够在机缘之前觉醒前世的记忆,也算是天道允许,属于是无意为之。”

“但是有些人却妄图改变天地规则,利用一些秘术或者外物来刻意的觉醒前世乃至更早之前的记忆!这就等于在触碰天地规则的底线,轻则引力本源之力的惩罚加身,重则劫数浩瀚,不详蔓延,祸害当世!”

“这万花宗做的就是种植出一种名为醒神花的特殊植物,然后利用这种植物配合秘法,觉醒生灵千百世之前的记忆,一世之力,累积万世之威,破天地,以开洪荒。你所擒拿的楚惊龙就是这种情况,为何你看不清他的血脉和体质,就是因为他并非是一世之身,而是千百世之人的叠加!”

孟婆娓娓道来。

方岳闻言,不由毛骨悚然。

“怪不得这万花宗不再阴间内庭中进行这种实验,而是选择了蓝魔城,他们也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伤天和,所以才将劫数和不详之力的惩罚,招来阴间外域!”

孟婆点头道:“就是这个道理!”

关闭